什么是阶级和政治的界限?

什么是阶级和政治的界限?
评莫言获 奖 后在高密答记者问之二十 莫言回答法新社记者提问的第三段,第七句话说: 我的写作从80年代拿起笔来,很明确的,站在伦理的角度上,写人的情感,人的命运,早已突破了阶级的和政治的界限。 莫言 站在伦理的角度上,写人的情感,人的命运 ,我们评过了。 莫言的写作是 突破了阶级的和政治的界限 吗? 能不能突破阶级的和政治的界限,要用事实说话。说两例。 第一例。2014年5月14日,网友邵任闻之博客:《六答新浪网友: 我不是汉奸,莫言才是汉奸》指出 电影《红高粱》把中国农民写得那么愚昧无知,把尿撒在酒缸里就酿成了好酒。在高粱地里野蛮强暴别人的女人,就是恋爱。胆怯懦弱,在日本鬼子的威逼下,那个青年农民被吓得惊慌失措,战战兢兢地活剥了一个共产党员的人皮,在场的农民人群表情麻木。西方人认为莫言的电影《红高粱》, 真实的表现了中国农民的智商! 中国电影《平原游击队》、《地雷战》、《地道战》、《铁道游击队》、《小兵张嘎》等故事片,为什么没有获得西方人的奖励呢?特别是《地道战》,简直就是战争史上的创举。可是,就有一些中国人,特别是有的青年人说这些电影太假了,把农民的智商写得太高,日本鬼子的智商太低了! 那么,莫言的《红高粱》把中国农民的智商写得那么低级,就是真了吗? 清朝初期就有西方传教士来到中国传教,鸦片战争以后,西方传教士纷纷涌入中国传教。100多年的传教,没有提高中国人的智商,可是,十月革命的炮声,把西方马克思主义文化传入中国,短短二三十的时间, 中国人的智商,特别是中国农民的智商,竟然高的可以抗衡强大的日本帝国主义,常常把高智商的日本鬼子,打的昏头转向。你相信吗? 我相信。可是西方人怀疑,当他们看到莫言的《红高粱》时,他们高兴了,他们认为《红高粱》表现的中国农民的智商,才是他们的传教士看到的中国农民真实的智商。所以,我才说莫言是汉奸. 请问莫言:《红高粱家族》 突破了阶级的和政治的界限 了吗? 第二例。莫言的《酒国》、《蛙》,瑞典文学院先生们特别青睐。在 授奖词 中说: 莫言的小说《酒国》中,极品佳肴是烤三岁童子肉。只有男童能入膳;被忽视的女童反得以生存。这一讽刺指向中国的独生子女政策,令天文数字的女婴被流产:重男轻女,女孩连被吃的资格都没有。莫言还就此话题写了一部完整的小说《蛙》 。 莫言写了两部小说攻击、诽谤、否定国家的计划生育基本国策!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党中央对控制我国人口问题,下了决心。提倡一对夫妇生育一个孩子。 1980年3月到5月,中共中央书记处委托中共中央办公厅,连续召开了5次人口座谈会。 最后一次会议,中央和国务院有关部委领导20多人出席,座谈会上发言的人,异口同声的说:中国人口太多了,住房困难,生活必需品紧张,必须控制人口的增长。 1980 年 9 月 25 日,党中央发出《中共中央关于控制我国人口增长问题致全体共产党员、共青团员的公开信》指出: 为了争取在本世纪末把我国人口总数控制在十二亿以内,国务院已经向全国人民发出号召,提倡一对夫妇只生育一个孩子。这是一项关系到四个现代化建设的速度和前途,关系到子孙后代的健康和幸福,符合全国人民长远利益和当前利益的重大措施。中央要求所有共产党员、共青团员特别是各级干部,用实际行动带头响应国务院的号召,并且积极负责地、耐心细致地向广大群众进行宣传教育。 1982年2月9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关于进一步做好计划生育工作的指示》,将计划生育定为基本国策,并设定了到二十世纪末把人口控制在十二亿以内这个硬目标。 1982年,宪法有两处规定了计划生育,分别是第25条: 国家推行计划生育,使人口的增长同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相适应。 第49条 夫妻双方有实行计划生育的义务。 2001年12月29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五次会议审议通过《计划生育法》。 莫言用小说攻击、诽谤、否定计划生育基本国策是违犯党纪国法的! 党纪国法就是阶级的和政治的界限。莫言贼胆包天,狗胆包天可以违犯,但是他绝对 突破不了! 为什么说党纪国法就是阶级的和政治的界限? 国家是阶级统治阶级的工具。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总纲第一条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 宪法首先明确的是:工人阶级、农民阶级是国家的统治阶级。 政党是阶级组织。中国共产党章程总纲第一段规定: 中国共产党是中国工人阶级的先锋队,同时是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先锋队,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领导核心,代表中国先进生产力的发展要求,代表中国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代表中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党的最高理想和最终目标是实现共产主义。 中国共产党章程首先明确的是:中国共产党是是中国工人阶级的先锋队。 国法是维护统治阶级利益的;党纪是维护党的利益的。所以党纪国法就是阶级和政治的界限。 所谓 突破阶级的和政治的界限 就是违犯党纪国法! 莫言说: 我的写作从80年代拿起笔来,很明确的,站在伦理的角度上,写人的情感,人的命运,早已突破了阶级的和政治的界限。 莫言不打自招:他的写作, 拿起笔来 就违犯了党纪国法! 莫言做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中国共产党的党员,他的小说:《透明的红萝卜》、《红高粱家族》、《丰乳肥臀》、《生死疲劳》、《天堂蒜苔之歌》、《十三步》、《酒国》、《檀香刑》、《四十一炮》、《蛙》 等等,都是违犯党纪国法的! 2020年5月6日

You may also like...

Popular Post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